鴨子一枚95

Oh my god

為什麼呢QQQQQQQ

我好想念Jaspar啊

太可愛了!!!

翅膀子:

我還不狂轉一波!

小布-J.us:

!!RPS注意!!

我有努力要表現河叔的腰間肉啊!!(欸

河河可以不要連在炸雞盒上都這麼可愛嗎wwww

(來源:youtube截圖)

*單純抒壓 不喜勿入


帶我入lofter的第一個cp

那時剛看萬萬沒想到(還是人家播的)

覺得白客很帥就記下來回家查是誰

後來在搜尋的時候無意間看到某位大大剪的”最佳損友”

心想著天啊這好虐啊 好喜歡哦QQQQ

於是就踏上這條路了

之前的文章我大概都看過 其實三年來好多太太爬坑 看到許多之前的同好都棄坑了 也無可避免地有些感傷

現在終於覺得自己能力有提升 能寫一些什麼給愛客的時候 卻發現 真的回不去了

可能是報告老闆完結或是西涯俠不合我胃口?(還在等狄仁傑2的人)

以前能天天同框 現在連發個糖都很難呀

記得敏民生日的時候 以為浩哥人在國外 沒想到特地回來給他驚喜的時候 那時候我真的叫到連樓上都聽的到我的尖叫聲 真的是愛客的巔峰期


說了這麼多 只要感謝你們陪了我三年

只要你們還在 我還是會努力待在坑底的!

就不佔tag了 


【8278】Before (1)

*RPS慎入

*渣文筆慎入

-

溫柔的月光灑落在陰暗的草原上,遠方高樓的燈火大多已熄滅,河正宇盤坐在草原上,喝著啤酒,獨自享受這一個人的寧靜。


遠離世俗塵囂,這裡是他唯一的淨土,在混亂的演藝圈中能夠苟且偷生的所在。


距離上次享受這種樂趣已經是好幾個月前,就在朱智勳出現的前一天。


那天,他又一次受不了排山倒海的壓力,所有人對他來說,都是造成壓力的因素


他懊惱沒有人懂他,覺得自己孤立無援,只能一個人喝著啤酒,感受片刻的寂靜。


而後一天,朱智勳出現了。


初次見面時,他穿著米白色T恤,上頭印著一些他似懂非懂的圖案,戴著一條銀白色項鍊,而褲子則是再普通不過的淺藍色牛仔長褲。


雖然普通,穿在他身上卻很好看,彷彿就是個衣架子。


面容清秀,膚色白皙,炯炯有神的雙眼再加上開朗的笑容,完全就是模特兒的料


河正宇突然覺得可以拿他當自己畫畫的題材。


在製作人介紹他時,一副畢恭畢敬、唯唯諾諾的樣子,等到空閒時間,卻又生龍活虎、侃侃而談的樣子


讓河正宇更好奇這個人了。


趁著休息時間,河正宇想滿足自己好奇這個年輕小伙子的心。


他推開朱智勳休息室的門,裡頭的人很明顯被他的行為嚇著了。


「喂!智勳是吧?」


「怎、怎麼了嗎,前輩?」


朱智勳看起來甚是慌張,方才善於言談的人現在講話起來竟然有些結巴。


可能是被自己嚇到了吧,這樣的念頭讓河正宇也不自覺緊張起來。


「呃,晚上有空嗎,就、就是下班之後,我帶你去認識新環境吧。」


不知怎麼的,河正宇的臉頰竟有點發燙。


他從未有過這種感覺,明明只是後輩而已,為何可以令自己如此不堪?


然後只見少年賣力地點了頭,再次露出那陽光般的笑容。


「好的,謝謝正宇哥!」


-


河正宇思考著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身旁的人就像是死了一樣,正穩穩地睡在桌子上。


桌上杯盤狼藉,數杯燒酒與烤肉串堆在一旁成了座垃圾山。


為什麼呢?他不過只是興致來了,讓他的後輩陪他喝多了一點,然後人家就醉倒了。


天,他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翻遍男子身上所有口袋,別說是鑰匙了,連地址他都不知道在哪


仔細想想,他跟朱智勳還只是一面之緣,關於他的資訊是完全不足


他到現在其實只知道對方的名字而已,但不知為何地,與男子聊起天來就像是很久不見的老友,也不用考慮前後輩的隔閡,他們倆的對話已經超越了那道鴻溝


對於教導新人來說,這還是第一次能這麼盡興,一點尷尬都沒有。


河正宇看著旁邊的男人


臉孔是真的無可挑剔,連睡覺都有種明星的感覺,就連身為男人的他都有點...動心?


不對,他可是男人啊,他怎麼會對男人動心?


河正宇搖了搖頭,打消這個念頭後,打算將對方背回不遠的自己家住上一晚。


那夜,月光盈滿整個夜空,有點冷冷的天氣,背著朱智勳的河正宇,心裡卻有一股暖暖的感覺。


-

最近有一點太忙,加上一堆稿子全胎死腹中,不過朱河還是很可愛!

看了太太們努力的發糖,希望也能貢獻一下XD

風雨交加 我們都一起走過
不要怕隻身一人
別忘了 妳是我們最愛 最寶貝的公主
願妳所有的傷 都能成為妳最美麗的光芒

【解江】情人節

一樣是個日常~
雖然還沒情人節不過就是想寫(任性
渣文筆慎入
-
情人節
是陽間的節日,在一年中有許多值得慶祝的日子,在情侶眼中,情人節是最重要的節日了。
在那天,情侶之間會互相準備禮物,約好到某家餐廳吃飯
有些排場比較盛大的,甚至會準備花朵、氣球等裝飾,以及自己親手做的巧克力,為的就是討得令一半的歡心。
解怨脈一邊看著報章雜誌,一邊若有所思。
情人節...嗎?
自己百年來都沒慶祝過這種日子,一方面是工作太忙,一方面是沒有情人可以陪他過。
但現在不太一樣了。
解怨脈看著旁邊熟睡的身影,柔軟的頭髮混上洗髮精的味道,那專屬江林公子的氣息讓解怨脈的耳朵不自覺紅了起來。
隊長會不會也想過過看這個日子呢?
-
「巧、巧克力?!」不可置信的感覺讓少女的音量不自覺提高。
「是啊,德春,你一定要幫幫我,我就求你這麼一次了!」
眼前的使者雙手合十,企圖想這樣讓少女接受。
「使者怎麼突然要做巧克力呢?」德春有點困惑,連個炒飯都能做成黑色的人,做什麼巧克力呢?
不是做本身是黑色的食物就能掩蓋做壞的事實啊,德春心裡想著。
回過頭,只見解怨脈支吾其詞,不知道從哪裡說起。
「是為了情人節嗎?」
「德、德春你怎麼知道啊?」少年覺得自己的思緒被徹底看透了。
「因為我自己也想過過看啊~總是希望陰間有個白馬王子騰雲駕霧帶著我環遊世界呢!」少女終究還是個少女,即使已經死了一千年,幸福快樂的故事還是深植在她的心中。
「呃...」男子更不知道怎麼應對了。
「好啦,可以是可以,但隊、唔、唔!」
「答應了就好!奉上十二萬分的感謝啊,德春!」還沒來得及講完,德春就被解怨脈欣喜若狂的抱著轉圈了。
-
那天晚上,江林依照著地址,來到了一棟看似廢棄已久的房子。
那個死小子把地址拿給他之後就消失了,離開之前還不忘裝個可愛,搞得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什麼地方啊,怎麼可以這麼荒涼...」
陰暗可怕的地方他不是沒有去過,比這裡恐怖的地方比比皆是,只是每次身邊都有能夠依靠的存在,心裡也踏實點
但這次沒有。
會不會有什麼恐龍跑出來呢,江林突然想到以前和金秀鴻被上百隻迅猛龍追殺的慘樣,就不禁打了個顫。
不過想那麼多也沒用,畢竟是解怨脈給他的地點,還不至於發生危險吧。
「有、有人在嗎?」敲了幾聲,一點回應都沒有。
江林有點生氣。
「解怨脈,你再不出現我就要走了!」
不耐煩地說完,旁邊的一團黑影瞬間化成本人。
「嗚哇,隊長先別走哇,先進去看看吧。」
解怨脈看起來挺緊張的,不知道做了什麼蠢事。
江林有點狐疑,順著解怨脈的指示推開老舊的門,屋內一點光線也沒有,一片漆黑讓他努力睜大眼睛想看清楚什麼,卻什麼也看不出來。
納悶著的江林,正想問身後的人怎麼回事時,只見到一道道橘色的微光依序亮起,暖暖的光線排成了五個字: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
是那個曾經在報紙上看過的節日嗎?解怨脈怎麼會知道這個日子呢?
轉過身想搞清楚狀況時,卻發現那個比自己高大的男人已經拿著一小盒包裝精美的禮物在等他了。
「這是...?」
驚訝、害羞以及喜悅混雜交織著的江林勉強發出幾聲顫抖的詞。
「情人節快樂呀,隊長。我想你一定會喜歡這個節日的,就偷偷計畫了這個!」
男人順勢將禮物放在對方手中,雖然有些晦暗,但對方的臉一定紅得像顆可口的蘋果一樣。
「給、給我的嗎?」江林愣了一下,他從沒接受過這種的禮物。
「當然啊,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當然只給你啊!」男子輕鬆的說著,對比著耳朵已經緊張到紅得發燙的江林。
彷彿心跳又重新甦醒啊,他心裡想。
小心翼翼拆開來,眼睛看到的是一條白亮的項鍊
細緻入微的刻畫出「解」這個字。
而對方也有一條同樣的款式,差在上頭小小的寫了「江」
就掛在壯碩的胸前,白的發亮,亮的引人注目。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實在開心的不得了。
當然,他不會明說。
「謝、謝謝...」發出幾個機械般的聲音,江林覺得自己緊張到大概快發燒了。
接下來,屋內開始明亮起來,才發現周圍全是玫瑰、造型氣球等擺飾,華麗的裝飾讓江林不禁讚嘆幾聲。
耍什麼浪漫呀解怨脈,真是個傻子
但他好喜歡,喜歡得不得了。
「最後...是這個。」解怨脈緩緩從身後拿出一片愛心型的巧克力
上面的用白巧克力寫出的字扭曲變形,但還勉強能看懂
寫著大大的”我愛江林大隊長”
一定是面前這位廚藝白痴做的,德春應該也幫了很大的忙吧。
雖然是心意十足,但不幸的是
他其實很厭惡巧克力。
撲鼻而來的巧克力味讓江林瞬間起了幾個疙瘩。
「唔,你是不是忘了我不喜歡巧克力...」
江林往後退了幾步,好讓自己不要聞到那樣重的氣味。
「啊?不、不是吧!」解怨脈突然想起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自家隊長根本不吃巧克力製品啊啊啊!
德春那時候想說的原來是這個嗎?!
為什麼自己總是不聽完人家講話啊啊啊!
解怨脈有點喪氣,這晚似乎是被他毀了,所有計畫好的浪漫全被他打亂了。整個人就像是受到嚴重打擊一樣,解怨脈周圍散發出憂鬱的氣息。
江林看了有點不捨,就只因為自己的偏好就讓心愛的人如此低迷。
相較之下,他還寧願那個人開心點。
「吶,別垂頭喪氣的,我吃看看吧。」
於是他走向前,一把搶走男子手中的甜食,毫不猶豫的咬了下去。
男子則是用看見世界奇景的表情看著他。
口中擴散著巧克力濃厚的風味讓江林有點作嘔,卻還是硬著頭皮吞下了。
噢天,這是他千年來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吃巧克力。
解怨脈有點反應不過來,當他整理好所有思緒時,巧克力已經被對方全吃掉了。
「可以再苦一點。」江林故作鎮定的說著「你嘴巴沒這麼甜,做那麼甜幹什麼呢?」
「隊長啊...」男子愣了一下,過了一點時間才開口「隊長啊,果然是真的很愛我吧!」
「不要斷章取義。」
「我沒有!不然你嚐嚐我的嘴,我的嘴真的是甜的啊!」解怨脈興高采烈的說著,一邊甩動著他不存在的尾巴。
「少說話,多做事。」語畢,江林墊高了腳尖,親了一下少年的面頰。
這是解怨脈第一次過情人節,而他知道陽間的人為什麼這麼喜愛這個節日了。
往後的情人節也這樣過吧,他想。
-

【解江】Count on me

渣文筆慎入
最近腦洞有點大啊~
也是個日常(⊙ω⊙)
-
說到照顧人,江林可是高手。
平常三人的生活起居全都由他負責,尤其他面對的是千年之前因他而喪命的兩人,他更是努力補償他們以減少愧疚。
德春和解怨脈生病時,他也不辭辛勞地照顧好他們。
可是這次輪到他生病了。
睜開眼,無力感便充斥全身,江林連坐起都有點困難。
於是他只好再次閉上雙眼,讓不舒服得以減緩。
「39.3度...發燒了哇...」解怨脈看著枕邊人如此痛苦,心有點刺痛。
「我還好,休、休息一下就行了,你先去忙,我等等就出門了。」
為什麼就連生病了,自家隊長還是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解怨脈更心疼了
於是他決定了。
「隊長啊,你就別勉強了,今天就由我來當代理隊長吧!所有東西我都會處理地很好的!Count me!」把水和藥放在床邊的解怨脈,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Count on me 才對...果然是個笨蛋啊。」江林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喃喃自語,而後又不自覺昏了過去。
-
「德春!今天我就是你的代理隊長了!」解怨脈洋洋得意的說道。
「啊、啊?使者沒問題嗎,今天先休息一天也沒關係的!」少女很擔心,她怕使者衝動的個性會搞出一連串無法挽救的錯誤。
「喂、喂,我沒那麼糟吧,好歹千年前的我也是那智勇雙全的白狼呀!」
只可惜現在只剩勇的部分,少女暗自想著。
「那麼月值使者李德春,今天有什麼案子嗎?」
「是!報告,沒有!」
「...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
「...」解怨脈有種被騙的感覺。
罷了,偶爾清閒也不錯。
只是想到床上的那個人,不知道還行不行
有沒有吃藥、會不會餓、能不能自己上廁所
或是有沒有想自己?
滿腦子都是江林啊啊啊,當自己病倒在床上的時候,隊長總是細心守護在床邊直到自己病好
現在換隊長生病了,自己卻一點能力都沒有,只能祈禱趕快痊癒。
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好沒用。
「使、使者?你怎麼了?」注意到解怨脈的不對勁的德春問著
「沒什麼事的。」解怨脈收起剛才的情緒,假裝一點事也沒有
「是擔心隊長嗎?」
「...這也能被看穿呀?」
「是啊~那怎麼不回去陪伴他呢?例如煮個愛心便當之類的?」德春笑著說道
-
睜開眼,時間已經過了大半
差不多要晚餐時間了吧
江林伸個懶腰,
好久沒有這麼懶散了呢,他心想。
望著身邊空著的位置,心裡有些不平衡
如果這時候他在,該有多好呢?
自己原來也有點想他啊
忽然間,外面傳出鍋碗瓢盆鏗鏘作響的聲音。
「小、小偷嗎?陰間怎麼會有小偷?」
他有點狐疑,拿著自己的武器往外頭探去。
腦海掃過千百張小偷可能的面孔,
而目睹的卻是解怨脈賣力炒飯的模樣。
「哎呀,做菜怎麼就那麼難,隊長吃了這個會不會中毒啊...」
男人懊惱地抱著頭,桌上佈滿凌亂的痕跡。
不用看臉,看著他的身影也知道這個人很著急。
這個生活白痴居然想做飯給他吃?
連折衣服都嫌麻煩的傢伙,居然肯願意拿起鍋鏟、穿起圍裙做菜?
江林有點驚訝,一股暖暖湧上心頭
他一般都是照顧人的角色,從來沒被照顧過,而這個男人,願意用他的所有去愛自己
原來心跳加速的感覺就是這樣啊。
自己果然沒看錯人。
江林微笑了一下,隨即躺回床上。
-
「隊長~隊長~」耳裡傳來一絲又一絲的聲音。
「哦?代理隊長回來了?今天沒闖禍吧?」江林佯裝成剛起床,慵懶地伸了個懶腰。
「什麼嘛~隊長,今天什麼事也沒有,超無聊的。」
江林不用想也知道德春把所有該做的事都做完了。
「不說這個了,隊長呀!」
「幹、幹嘛呢?」
「你看~這是我做的炒飯唷!特別為你做的!」解怨脈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做的炒飯端來。
「唔、黑色?」江林有點遲疑,他不知道解怨脈的廚藝可以這麼差勁
這就是所謂地獄的炒飯嗎?
「我、我有加墨魚汁下去啦,嘿嘿...」解怨脈內心有點掙扎
他自己試吃都覺得真是世界難吃,何況是挑嘴的隊長?
可是說不定隊長很喜歡,還會給他個愛的摸頭呢
正所謂青菜蘿蔔各有所好嘛~
不對隊長怎麼可能喜歡這種鬼東西呢(崩潰
「...」江林絲毫不知道旁邊男人的內心戲有多麼豐富
看著眼前粒粒分明的黑色固體
然後想起了眼前這個男人剛剛有多麼手足無措的模樣
他便拿起整整一湯匙,抱著必死的決心吞了下去。
...咦?
其實沒有很差啊?
「還不錯。」
「真、真的嗎?隊長你不是在安慰我嗎?」解怨脈的眼神透露出滿滿的不可置信
「我覺得真的挺好吃的,辛苦你了,我有看到你認真煮飯的模樣。」
江林喝了口水,繼續說著
「滿、滿帥的啦,謝謝你。」
說完就把對方拉進懷裡,自己則大口吃著炒飯。
「...隊長。」
「怎麼?」兩頰塞著滿滿食物的江林像極了一隻可愛的倉鼠。
「果然我就是隊長最愛的人了!我好幸福!」解怨脈奮力抱住江林,彷彿在慰勞這一整天的辛苦。
江林只是笑著,摸了摸解怨脈的頭。
「不過之後,還是我來做飯吧。」
-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寫炒飯的(遮臉
畢竟不會烹飪這種東西 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炒飯了2333

這個男人實在太可愛了❤️

不知道有沒有重複
真的太可愛了233333